网站首页  论坛首页  新人须知  论坛统计  Flash游戏  风格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论坛设施
中国青春部落【红尘网事】(小说 剧本)
   
  主 题:[原创]伤离别与沈错
  逆风天使 男
  
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93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1870
金钱 3290
经验 16
在线 0天8小时27分
来自
注册 2005/12/10 16:03:20
收藏主题 用户信息 发悄悄话 加为好友 发邮件 搜索用户帖子
05/12/12 11:40:08
[原创]伤离别与沈错

                伤离别与沈错

     离别,黯然神伤者唯有别离。伤离别,传说中的“魔界”的头号杀手。沈错,从不犯错的沈错。他们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却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晚秋,残花落叶都已随风散去,只留下无边的凄凉和无云的碧空。孤独的雄鹰,在高空盘旋,似乎也感受到了秋的悲伤。行人稀少的小街,一个孤独的少年慢慢走过。他的脸上充满了一种哀伤的表情,那是一种秋的哀伤,是一种死亡的悲伤。没有人可以理解这种悲哀,也没有人愿意去淡化它。

    “沈错!”一个女孩从街边的一棵合欢树后走出来,静静的望着那个忧伤的少年。少年用他那双忧伤的眼睛看了女孩一眼,没有说话。虽然只是淡淡的一望,却又比那千言万语更让人感动。

    “你不认识我啦,我们曾经见过一面。”女孩轻轻的说,似乎想让别人知道她并不是有意在等他,只是无意中碰到的。

  “我不记得我们见过面,你是不是记错啦?”沈错明明以前见过一个很像这个女孩的女孩,却不愿说出来。

    “你曾经说过你是沈错,所有的错都是因为你。”
    “你知道我叫沈错,你又叫什么?”
    “我叫梦雪。”女孩轻轻的说。
   “我确实见过一个女孩,但那绝不是你!”沈错并不是一个喜欢遗忘的人,所以他依然记着那个女孩的模样。
    “你可以肯定你见到的不是我吗?”女孩不相信沈错能记住和他见过面的每一个人的脸。
    “可以肯定!”
    “那个女孩确实不是我,而是我的姐姐。”女孩是从她姐姐那里知道关于沈错的一切的,她不相信有沈错这样的人,所以才会在这里等他。  
   
    沈错忧伤的笑笑,转身想要离去,却又被女孩拦住。他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以前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只是他从未在意过。  
    “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女孩,你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嘛!”不知为什么,女孩不想让沈错误会自己,这也许是因为她已经长大了,深深懂得第一印象对于那些希望在即将开始的浪漫传奇中能有圆满结局的男孩和女孩是多么的重要。

  “你是哪种女孩对我并不重要,因为你我之间是不会发生你所希望发生的那种事情。”沈错淡淡的一笑,忧伤的说。

  “你怎么知道我们之间不会发生那种事情呢?”
    “因为我是沈错!”沈错转身离去。女孩望着沈错背影远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从未见过他,但她却可以理解他的悲伤。
 
    日落西山,彩霞满天,又到了美丽的黄昏。“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如果你不曾身临其境,又怎会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一群女孩说笑着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街上,她们当中有一个女孩很像梦雪,只是比她成熟的多。  
    “梦冰,你说的那个叫沈错的男孩真的那么可爱吗?”一个相当可爱的女孩轻轻的问那个像梦雪的女孩。  
    “也不是十分可爱,只是那双眼睛忧伤的让人心碎,你没有见过真无法想象一个人的眼睛竟然会那么的迷人!”梦冰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痴迷的眼神。  
    “我真想见见他!”一个女孩痴痴的说。  
    “如果你见过他以后,恐怕连北都找不到啦!”   
    “我就真的那么没出息吗?”   
    女孩们正说着,一个男孩从她们身边走过。  
    “快看那个男孩,他有一双和沈错一模一样的眼睛!”梦冰大声的叫着。  
那个男孩本已走过去了,但听到这句话后,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冷冷的看着梦冰。他确实有一双和沈错同样忧伤的眼睛,只是沈错的眼中有一丝淡淡的温柔,而他的眼中有的只是冷漠。
  女孩们被他那种冷冷的眼神吓坏了,谁也不敢再说话了。  “你们刚才说的那个人在什么地方?”那个男孩冷冷的问,他的声音就像是远古时代里怒吼的野兽。
  
    “我们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梦冰静静的看着那双和沈错同样忧伤的眼睛,轻轻的说。她以前从未象现在这样小声的说过话,也从未如此的温柔过。   
    那个男孩不再说话,转身离去,渐渐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他是谁?他的眼神真酷!”那个可爱的女孩似乎被吓坏了,轻轻的颤抖着问。  
   “如果能知道他的名字就好啦!”梦冰本来一直觉得沈错那双眼睛就已经很迷人的啦,可是和刚才的那个男孩的那双眼睛比起来,就差多了。女孩的感情就是这样,她们所喜欢的人往往不是对她们最好的人。
  
    晚风吹散了谈话声,也吹走了一群寻找浪漫的女孩。  
    沈错走在一条无人小街中,突然感到了一种无名的恐惧向他袭来。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每次有一个喜欢他的人将要死去时,这种感觉就会突然出现。  
    “难道又有一个人要因我而死,这一次会是谁呢?”自从发生过若干次死亡事件后,沈错终于明白了那些本不该死的人都是为他而死,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孤独,如此的悲伤。
  
     圆月,月圆如盘,如银的月光照在阴暗、恐怖的树影上,使那些古怪的树冠在不知不觉中幻变成无数逃出地狱的恶魔精灵。从前有个传说,在每个月圆之夜,都会有一个人变成杀人的恶魔,制造恐怖。乌云渐渐掩去了圆圆的月亮,为寂静的都市增加了一种新的恐怖。“月黑杀人夜”。 有人曾说过现代的都市只不过是人们建造的新的坟墓,不知这句话会不会应验?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女孩孤单的走着,长时间的平静的生活,让她已经放松了警惕,忘记了世间还存在着杀人的恶魔。在女孩的身后不远处的阴影里,有一双略带忧伤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她。
  
    你可曾见过荒野中追踪猎物的狼的眼睛,它的眼中也有一种悲伤,不过不是为它自己,而是为即将死在它口中的猎物。
  月亮分开乌云,像一只巨大的眼睛,偷偷的窥视着这场悲剧。女孩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她惊慌的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月光曾闪过她的脸,那是一张美丽、单纯的脸,脸上并没有岁月划过的痕迹,也没有其他人脸上的那种诡诈的表情。现在她的脸上有一丝恐惧,似乎是想起了以前曾经听说过的那些恐怖的传说。
   
    那双眼睛在慢慢的向前移,它里面的悲伤似乎更浓了。
    “沈错,是你吗?”那个女孩终于看到了那双眼睛,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眼睛已移出树的阴影,月光照在一张陌生的脸上,那并不是沈错,虽然他有着一双和沈错一样的眼睛。  
    “你是谁?”恐惧再一次爬上了女孩的脸,那双眼睛里的冷酷眼神让她害怕。  
    “伤离别!”冷酷的男孩终于说出了他的名字,原来他就是传说中“魔界”的头号杀手。  
    “伤离别?!‘多情自古伤离别’!你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好奇已经赶走了女孩的恐惧。  
    “因为每一次战斗的结果总是我受伤,而对方别离,与这个世界别离!”伤离别的双眼在银白的月光下变得像死人的眼一样黯无光彩。  
    女孩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她逐渐发现面前这个男孩并不象她想象中的那么安全。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个人在什么地方?”伤离别的声音居然是从他的身体里发出来的,而他的嘴却没有动。
    “不知道,我只是偶然听到有关他和他那双忧伤的……”女孩突然呆住了,她终于发现伤离别有一双和沈错一模一样的眼睛。  
    一声怪叫从男孩的身体里发出来,就象曾经听说过的那些传说中的鬼怪的叫声一样。  
    男孩的身体渐渐发生变化,一个丑陋无比的大脑袋从男孩的胸部伸出来,瞪大了眼睛,冷冷的看着女孩。  
    女孩早已被吓昏了,她从未见过如此恐怖,如此恶心的东西。怪物从男孩的身体里爬出来,抬起头向苍白的月亮狂吼。吼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了数次,然后重重的落到沉睡的人们的耳朵里。  
    人们从梦中惊醒,摇摇依旧迷糊的头,又重新睡去。他们会把那一声巨吼当作恶梦,直到第二天在闲谈中才会发现大家居然作了同一个梦,也许到那时他们才会明白那并不是一场恶梦。

  夜已悄逝,晨风送来一丝秋的凉爽和清香。  
    梦雪从恶梦中惊醒,恐惧的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间很小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家俱。在她睡的床边有一张桌子,一个男孩正趴在上面睡觉。  
    梦雪轻轻的下床,走到沉睡的男孩身后,仔细的看着他,似乎想要认出他是谁。  
    “你醒啦?”男孩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的说。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梦雪认出了男孩的声音,原来他是沈错,可是经过了昨晚的那一幕以后,她对自己的感官信心不是那么强了。  
    “沈错。这里是我家。昨晚我见你一个人昏倒在小街中,就把你带到了这里。你昨晚到底遇到了什么?”沈错转身面对着女孩,轻轻的问。  
    “一个人!一个怪物!”梦雪心有余悸的说,昨晚的一切,她终生难忘。  
    “人,什么人?”沈错不相信她会被一个人吓昏过去。  “伤离别!”   
    “伤离别?!‘多情自古伤离别’,你可以肯定是他吗?”沈错听说过有关“魔界”和伤离别的传说。  
    “是他亲口告诉我的,绝不会错的。”梦雪一想起那个可怕的人,她的手就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怪物又是什么?”沈错的眼中有种可怕的眼神在跳跃。
  “还是他。”   
    “你是说他在你面前抛开了化身,是吗?”   
    “是的!”   
   沈错走到窗前,静静的望着天空中的朵朵白云,没有说话。
    “你很幸运,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放过你。”沈错了解伤离别的过去,所以他不相信伤离别会放过一个见过他真面目的人。  
    “你说什么?”梦雪一直在看着沈错,可是她还是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没什么,也许昨晚的一切只不过是你脑中产生的幻觉,你会很快忘掉它的。”沈错想要消除梦雪心中的恐惧,可是他脸上的表情让人担心。
    “我相信那绝不一场梦!”梦雪从未做过如此可怕的梦。
  “相信我,你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一场梦,这样对你有好处。好啦,你该回家了,一整夜不回家,你的家人会为你担心的。”
   “好吧,我回家,不过你得答应去看我,好吗?”梦雪不能忘记昨晚的事,也不能忘记沈错的眼睛。  
    “好,我答应你!”沈错明白梦雪的意思,他不忍心拒决。梦雪走到门口,又不禁回头看了沈错一眼。
  
    沈错默默的坐在窗前,想着几天前的一件事。  
    大约三天前,有一个朋友告诉他一个非常坏的消息,传说中的“魔界”大魔王已经下达逐杀令,命伤离别到地球来找到并杀死他。他原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没想到伤离别真的来了。  
    “我忘了告诉你,伤离别好象在找你,你一定要小心。”梦雪本已走出了门,又走回来说。  
    “我知道了!”沈错轻轻的点点头,他眼中忧伤的眼神更浓了。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又是黄昏,梦冰独自一个人走在熟悉的小街中。她原本是一个很快乐的女孩,可是自从遇到沈错以后,就在不知不觉中感染上了他的忧伤。也许真的是命运的捉弄,本以为沈错是前生与她共订心盟的那个人,没想到又遇到了一个更让她心动的男孩。
  
    无人的小街,已没有了夏夜的浪漫,空气中充满了萧杀之气。梦冰的心已飞出了很远,用它敏锐的感觉去寻找那颗似曾相识的心。  
     在不远的一条小街中,沈错独自一个人慢慢的走着。这条小街是他相当熟悉的,有很多伤心的往事都发生在这条小街中。一阵风吹过,送来了秋的悲伤,也吹起了深藏在心底的伤心往事。
  
    若干年前,当沈错还是个小孩的时候,他很快乐,就像其他小孩一样。那时他很可爱,有很多人喜欢他,其中一个小女孩和他最要好。  
    现在他已经记不起那个女孩的名字,只记得她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  
    幸福和快乐本是紧随着他,可是突然有一天离他而去,给他造成了永久的伤害。  
     一个小小的错误,夺去了那个可爱的女孩,也葬送了沈错的美好童年。  
     从那时起,他就像是一颗灾星,只要他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人因他而死。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可是人们无法原谅他。有些时候,人们太不公平,他们往往所有的错,强加在一个人身上,在无意中制造出无数本不该发生的悲剧。  
    沈错摇摇头,让那些重拾起来的往事又重新回到风中,散去。“伤离别肯定是来到了这里,可是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呢?”沈错不相信伤离别是为了他才来地球的,因为他和“魔界”毫无关系,“魔界”的大魔王怎么会下逐杀令追杀他呢?
 
    夕阳已没,晚风送来今夜的美梦,带走昨日的创伤,也带走了美丽的往昔。  
    小刀又在躲避着那些追得他到处乱跑的女孩,每一次追逐结束后,他都要发誓从此不再和女孩说话,可是用不了多久,你就又会看到他狼狈的在前面跑,一大群女孩在后面追。  
    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他身后并没有一群女孩,只有一个,一个美丽的女孩。  
    没有人知道小刀姓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何方,可是人们都知道他是沈错的朋友,也是他唯一的兄弟。  
    “喂,你玩够了没有?我又没有偷你的东西,你老追我干什么?” 小刀实在是跑不动了,不管是什么人,每天都被追的大街小巷的跑,就算他体力再好,也不会坚持太久。  
    “我没有追你,我只是在跑步。”女孩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别人都是早晨跑步,哪有在晚上跑步的!”小刀用手拭了拭脸上的汗水,靠在路旁的栏杆上,轻轻的说。  
    “我愿意什么时候跑,就什么时候跑,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真不明白你又不是小偷,为什么一见了我就跑?”女孩原以为男孩们只会接近她,没想到还会有人怕她。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小偷?也许我还是个江洋大盗呢!”小刀喜欢女孩,更喜欢被女孩追得到处乱跑。  
    “你是小偷?别开玩笑了,你不被人偷了就是好的,我实在看不出你能偷什么。”女孩见过各种各样的男孩,却从未见过像小刀这样的男孩。  
    “我也许偷不了别的东西,但我能偷一样很特殊的东西!”
   “什么东西?”
    “心!”小刀似乎又忘记了他的誓言。  
    “心?心也能被偷走,你能偷走谁的心?”   
   “心也是一种实物,为什么不能被偷走呢?不过我是有选择的,我只偷一种人的心。”小刀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就像阳光一样美丽的笑容。  
    “哪种人?”   
    “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的心。”   
    “我还是不相信你能偷走心,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们可以打赌。”   
    “赌什么?”   
    “赌我可以偷走你的心!”   
    女孩低头沉思,她想看透小刀的心,可是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他心中的想法。  
    “好,我跟你赌!”女孩终于决定要玩这场游戏,因为她对自己有信心。  
    小刀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那个女孩,就好像她是个怪物。
    “你为什么用那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女孩很想转身离去,又不忍心放弃这个机会。  
    “你不会是刚刚才来到这里吧?难道你从末听说过偷心的小刀吗?”   
    “偷心的小刀,什么是偷心的小刀?”女孩真的从末听说过偷心的小刀。  
    “我就是小刀。你居然不认识我,难道说从没有人告诉你,要提防我吗?”小刀心里暗暗高兴, 终于又发现了一个不知道他的过去的女孩。  
    “为什么要提防你?”   
    “当然是怕心被我偷走啦!”   
    晚霞红了。美丽的晚霞就像一团火。心中的火,燃烧半边天空。  
    风,吹散悲伤,送火到天边,创造新的神话。  
    “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 ”小刀不会放弃任何一次可以接近女孩的机会,这是他的原则。每一次到了此时此刻,他总会忘记过去曾经发过的誓言。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女孩本不想拒决,但遥远的祖先留给她的自我保护的意识迫使她不得不这么做。  
    “没关系,我能理解你,再见!”小刀从不勉强任何人,尤其是他所喜欢的那些女孩。他始终相信如果是有缘的话,他们最终还是会在一起的。
  
    小刀的背影渐渐远去,可他的声音仍留在温柔的晚风中。女孩痴痴的站在原地许久末动,似乎仍在回想着小刀的话语与微笑,以及那种第一次与男孩接触的缠绵、甜蜜的感觉。 
 
    冥冥中自有天意,让人与人相遇、相知、相爱或分离,最终演化着人们的爱与恨、分与合、生与死的轮回和传奇。  
    你也许不愿接受天意,希望可以找到地久天长的缠绵的永恒,经过无数次起落、轮回后,你才会明白,天长地久的缠绵只是一种传说,根本无法找到。  

    “小刀,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女孩的脸上充满了自信的微笑,她或许会看错别人,但绝不会看错自己。  
    小刀走在小街中,心里一直在想着伤离别的事。几天前,他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了伤离别要来的消息,然后告诉了沈错,但他知道沈错是不会相信的,因为沈错一直相信人性本善,绝不会相信伤离别会无愿无故的要杀他。  
伤离别以往的战绩和历史小刀是知道的,所以他相信伤离别这次来只会造成一个错误,一个悲剧。  

    “沈错最大的缺点就是心太好了,总是把那些恶魔想得太好,这会是他致命的弱点,我必须帮他一下。”小刀已经找到了伤离别的住处,他想替沈错解决这个问题。
  
    月圆中天,就像是一只巨眼,注视着人世间的苍桑变迁。一道光由月中分离出来,照射在僻静的小街上。  
    一个身穿银白色的衣服的人,就像一道影子一样站在月光中。沈错仔细的想过伤离别的事,也回想过脑中有关“魔界”的传说,从中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伤离别并不是传说“魔界”中魔的世家子弟,也不是传说中魔血化成的那千万血魔之一。这也许并不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但它完全可以说明伤离别与“魔界”中的群魔并不一样,也许他们之间还存在着矛盾,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无论是谁杀死了伤离别,“魔界”都不会象以前那样以血还血。  
晚风吹过,吹起了沈错的乱发,一丝淡淡的杀气慢慢的向他袭来。
  
  “你在等我?”沈错终于看到了月光中的那个人,那个像月光一样淡漠的人。  
    “是!”月光下的人冷冷的看着沈错,冷冷的说。   
    “你等我干什么?”沈错从未见过美的如此妖异的女人,她简直不像是人,而像是童话中的精灵、鬼怪。  
    “杀你!”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说出这样的话,你信吗?
  “杀我?为什么?”   
    “‘魔界’的十大魔王已经下达了逐杀令,只要能拿回你和伤离别的人头,就可以成为‘魔界’中的新贵族,你说我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吗?”女孩有一双美丽的眼睛,那是一弯新月。
  “你也是‘魔界’的人?”沈错实在不愿相信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居然会是“魔界”中的恶魔。  
    “难道你从未听说过‘魔界’中的圆月吗?”女孩笑了,她的笑脸艳如桃花。  
    “圆月?难道是‘美如圆月,冷如冰霜’的圆月杀手?”据说每个月圆之夜都会出现一个杀人的魔鬼,难道这个美丽的少女就是那个月圆之夜的恶魔吗?





---此帖由远山如黛在2005-12-12 15:57:55编辑
顶 楼(TOP)

左手天堂,右手地狱,我是逆风天使,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编辑 删除
   逆风天使 帅哥

等级: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93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1870 
金钱 3290
经验 16
在线 0天8小时27分
来自
注册 05/12/10 16:03:20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5/12/12 11:41:44
Re:


    一道银光代替了回答,银光落处,万物化成灰烬,只剩下点点月光。  
    “人鬼难测的沈错就这么烟消云散了,你相信吗?”圆月绝不相信沈错已死,如果他那么容易就能被杀死,也不会活这么久了。
  
    乌云遮住了圆圆的月亮,地上的圆月也不见了,难道她最终还是相信沈错已经死了吗?  
    参差的树影中,一双充满忧伤的眼睛在闪闪发光,那确实是沈错的眼睛,难道他真的没有死?  
    晨风吹散了秋雾,吹散了昨夜的美梦,也送走了黑暗和罪恶。
  梦冰和梦雪慢跑在小街中,这是她们从小养成的习惯。如果不是每天这样坚持,她们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美丽、健康。
  “你见过沈错啦,你觉得他怎么样?”梦冰喜欢这条小街,因为她的朋友,她的故事都在这条小街中。  
    “很好,至少他那忧伤的眼神是别人没有的。”梦雪本以为可以像过去那样忘掉沈错和他那双迷人的眼睛,可是她做不到,因为她已经长大了,必须做出某种样子来告诉别人她不再是小女孩了。
  
    “如果你觉得他真的很好,就大胆的和他接触,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你的真情所感动。相信我!”梦冰并不像她妹妹,她比梦雪要现实的多,因为她曾经历过很多起落,也曾多次为爱所伤。只是她不在乎,依然如故。  
    “你不是曾经说过喜欢他吗?为什么又要把他让给我呢?”梦雪心里喜欢沈错,只是不想表露出来,只想把它埋在心底。
    “人是会变的,更何况是我们这样心如流水的女孩呢?现在我已经不太欣赏他,因为我的眼中又有了一个新的人。”每当梦冰想起那个不知名的冷酷少年,一种痴迷的眼神就会充满她的双眼。
    “新的人?什么样的人,能不能告诉我?”   
    “一个与沈错拥有同样忧伤的眼睛的男孩。”  
 
    梦雪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停下来,吃惊的看着她的姐姐。
  “你怎么啦?”梦冰不明白梦雪为什么会那么奇怪的看着她。
  “你刚才是不是说你喜欢上了一个与沈错拥有同样忧伤的眼睛的男孩!?”   
     “是的,怎么啦?”   
    “为什么会这样?”梦雪的眼中、脑中又出现了那天晚上的那个与沈错拥有同样忧伤的眼睛,最终变成怪物的男孩。
  “你见过那个男孩啦?”梦冰发现梦雪的神情有些异常。 “见过!”梦雪永远不会忘记那张冷酷的脸和那双忧伤的眼睛。
    “你知道他的名字?”
   “知道,他说他叫伤离别!”
    “伤离别?!‘多情自古伤离别’,他为什么要叫这么古怪的名字?”梦冰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所以她并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叫“魔界”的恶魔组织,更不知道伤离别是“魔界”中的重要成员之一。
    “你实在不应该这么快就改变决定,要知道沈错是个很不错的男孩,他很适合你。”梦雪本不想这么说,可是她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在梦冰的痛苦上。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天意,我们根本就无法更改。你信吗?”梦冰曾多次劝说她的妹妹改变一下,或许应该像她一样无所畏惧。可是梦雪总是不希望改变自己,至少不轻易的改变,因为那样太容易造成伤害。
    “不信。世上也许会有巧合,会有缘份,但不会有天意。”
    “是吗?” 秋风卷来了秋雨,也送走了寂静的早晨。
 
   
    伤离别坐在路边的栏杆上,静静的想着心中的那种熟悉的气息,来自遥远的“魔界”的杀气。他了解“魔界”,也了解“魔界”的十大魔王的手段,他们几乎无所不能,而且战无不胜。
    “他们一定派了一个人来追杀我,这个人会是谁呢?”月圆的那天夜里,他嗅到了一股很浓的“魔界”的气息,所以深信“魔界”的一个重要人物已经来到了地球,而且这个人的杀气绝不在他之下。
    会不会是十大魔王中的一个已经来到地球了呢? 

    秋雨浓,愁更浓。满天的哀愁就如雨丝,连连绵绵,永不间断。
    时间在雨丝中飘逝,黑暗慢慢笼罩繁华的都市和寂静的小街。
     伤离别依然坐在雨中的栏杆上,似乎已变成了一座石像。
 
    你可曾见过野外守候猎物的狼,它们也像伤离别一样有耐心,因为它们知道该来的始终是会来的,无论你怎么逃也逃不了。

     “你在等我?”黑暗中有一线光亮,那是一轮圆月,地上的圆月。
    “我等的是‘魔界’的圆月,你是吗?”伤离别想了一天,终于想出来的人会是谁。只有三个人有这可能,“魔界”的世家之女,最具杀伤力的圆月;古老相传“魔地狱”的鬼帅;最后一个也是最可怕的,那就是神鬼莫测的“魔界”最高统帅。虽然这三个人来的可能性最大,但真正可以来的只有一个,就是“人如圆月,冷如冰霜”的圆月。 

    “如果我不是圆月,你就不会是伤离别。既然我们都无法选择,只好……”圆月也是女人,也有多愁善感的时候。
    “你是来杀我的,是吗?”伤离别的眼中闪烁着一种只有在野兽眼里才能看到的眼神。
    “是与不是又有何分别?今天我见到你,你我之间总有一个会送命的。不是你,就是我,对吗?”
    “也许这就是天意,上一次我没能杀死你,算你命大。这一次我或许要与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风渐大,雨渐密。风雨之声最终淹没了谈话声。一道光就像一道立闪一样直刺伤离别的前胸。 一朵血花,在雨帘中绽放,渐渐溶入雨水中,变淡。
     伤离别并没有受伤,因为他在最危险的瞬间,躲过了那快如闪电的一击,并给了圆月一记重创。

    “你本不该来的,要知道你和沈错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伤离别的脸在雨雾中变模糊,并在不知不觉中变幻。
    “有很多事情明知是不应该,但你又不得不去做,这也是一种悲哀。”圆月冷冷的看着自己的血滴入雨水中,被冲淡。
 
    一张丑陋的脸慢慢的从伤离别的前胸伸出来,那双泛有血光的眼睛凶狠的看着圆月。那已经不是人的眼睛,因为它的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圆月吃惊的向后退了几步。她原以为伤离别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拥有人的外形的“魔”,没想到在他的身体里竞然还隐藏着另一种未知的生物。
    “你……”圆月从未见过如此怪异,如此恐怖的一张脸。
    那张脸狂吼一声,立刻变成了另一副模样,依然是一张丑陋的脸,只是嘴角露出了两颗尖尖的牙齿,极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雨渐细,点点滴滴的雨点落在伤离别和圆月的头上,身上。伤离别的双眼中闪烁着野兽的光茫,慢慢的向圆月走去。 
    一阵杀气激起了地上的雨水,打落了树上的败叶残花。
    伤离别的手,已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种红色,那是一种比血还要凄艳的红色。
    圆月终于明白伤离别为什么要叫伤离别,也终于明白上次能够逃脱他的魔爪,真是一种幸运。只是不知道今天是否还有这种运气。 

    一团雾渐渐升起,这是不祥的雾,因为是血雾。 血雾被雨水冲淡,雨中的圆月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伤离别一个人独立在风中。
 

    “沈错,你救得了她一次,救不了第二次。她总有一天会死在我手里。”伤离别虽然没有看到沈错,他却能感觉到。
     不远的小街中,沈错和小刀站在一把雨伞下,静静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圆月。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救她,难道她不是来杀你的吗?”小刀听沈错说过初遇圆月时的经历。
    “她确实是来杀我的,可是我不能不救她。”沈错的话有点让人莫名其妙。
    “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你应该记得我曾经对你提起过的一个女孩,她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由于一个意外,她死了。你还记得吗?”
    “你这段辉煌的历史我已经听过无数遍了,怎么会不记得呢?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可惜,没有看到这么可爱的女孩,要知道现在这样的女孩可不多了。”小刀有过青梅竹马的朋友,可是他仍然想拥有一个真正可以陪他到永远的朋友。
    “你不用可惜,因为你已经看到她了。”沈错记不起那女孩的脸,但那一双弯月般美丽的眼睛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她!?你不会是说她就是你说的那个女孩吧?”小刀不想信圆月曾经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女孩。
    “为什么不会呢?我虽然记不清她的脸,但我还能认出她这双独一无二的眼睛。”
    “你不是说她在多年以前就死了吗?”
    “难道你从未听说过死人是可以复活的吗?”
    “难道你真的相信魔界转生的神话?”小刀早就听说过很多有关轮回的传说,只是从未相信过。
    “不信!”
    “你既然不相信,为什么又说她死而复生呢?”
    “我并没有说她死而复生,只是说她又出现了。”沈错的眼角深处那一抹悲哀的眼神变得很痛苦。
    “你是不是说她很多年前并没有死?”
    “是!”
    “那她去了什么地方?”小刀很了解沈错,也知道多年前的那件往事是他心上永远的伤痕。
    “你应该想得到的。”
    “‘魔界’?!”
    “不错,是‘魔界’。传说中的恶魔组织。”沈错本不想提“魔界”,但有很多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与这个组织有关。 “她为什么要去‘魔界’?”
    “因为那里本是她的家,那里有她的家族。”
    “她是‘魔界’的人,又怎么会在多年前在地球上出现呢?”小刀不明白近些年来为什么总是有些“魔界”的人在地球上出现,难道说人与“魔”之间的界线已越来越小了吗?
    “‘魔界’是无所不在的,只要世间有生物就会有‘魔’,只要世间有‘魔’,就会有‘魔界’!”沈错很了解人,也很了解传说中的“魔”。

    魔由心生,每个人心中都有心魔。只是每个人处理心魔的方法不同。一些人纵容心魔丛生,最终被心魔所左右,变成真正的“魔”;另一些人用情埋没了心魔,让心变得永远美丽。
    人与“魔”的界线,就像天与地,爱与恨,生与死的界线一样的让人看不到,分不清。
 

    圆月醒来时,雨已经不下了,身边也没有人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周围的一切像是在人间,不像是在地狱。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圆月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是她的伤口被人包扎起来,而伤离别也已不见了。
 
    有很多时候人们宁愿自己糊涂一点,因为有很多事情想得太多就难免会错过一些机会。
    “伤离别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有一个能杀你的机会,你想他会错过吗?”树影中有个人,就像鬼影子一样。
    “不会!”
    “既然不会,那为什么你现在还没有死?”树影中的人的长相看不清楚,    可是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就像傍晚天边升起的第一颗冷星。
    “因为有人救了我!”圆月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在这个人面前隐瞒任何事情。
    “你知不知道救你的人是谁?”
   “知道,是沈错!”
    “不是沈错,是你错了,其实救你的人是我。”那个人从黑暗中走出来,走进光明中。
    一个人可不可以没有脸,一个人可不可以没有影子?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可是这个世界上偏偏有一些事情是你无法预料的。有很多时候,一些你认为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或不应该在某时出现的东西,会在一个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刻出现在你的面前,让你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那一点点的自信破灭如尘埃,随风散去。

    曙光刺透秋天清晨的薄雾,在那个人的背后闪烁。
    虽然天已经快亮了,可是圆月仍能感到身上的冷汗在不停的流,心在不停的跳。
    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没有影子的人了,因为自从“魔地狱”被封闭以后,鬼魔就从未出现过。
    “我不是瞎子,所以我还能看清楚救我的人是谁!”如果传说中被封住的“魔地狱”真的出现了缺口,那么这个世界将会重新回到若干年前的那一场大灾难中。
    也许又将会有一些魔血化成新的血魔,组成新的“魔界”。

     “信与不信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必须永远的退出‘魔界’。否则,我就杀了你!”没有脸的人冷冷淡淡的说。可是你千万不要以为他在开玩笑,如果你真那么想,恐怕到死你都不会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为什么要退出‘魔界’?你有什么权力管我们‘魔界’的事?你到底是谁?”
    “你还有脸回‘魔界’吗?你以为‘魔界’的十大魔王会放过你吗?至于我为什么要管你的事,只因为我喜欢你。”
    “你是不是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圆月似乎看到了那张空白的脸后的杀机。
    “我为什么不敢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只是怕吓坏了你。其实我的名字你大概也听说过,我就是斩!”
    “斩!?‘魔地狱’中的鬼帅!”圆月慢慢的向后退去,似乎想要找一点保护,可是世界虽大,谁又真正可以保护她呢?

     “斩是斩,却不是什么鬼帅。世上本没有鬼,又何来鬼帅?”斩那张空白的脸就像一面镜子,映出圆月那张已经吓呆了的脸。
    圆月从未见过鬼帅,也从未见过“魔地狱”中的任何一个鬼魔,可是她听别人说起过与“魔地狱”有关的事情。
     “魔地狱”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宇宙空间,它不属于任何时间,也不属于任何空间。据说那里面即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古老相传有一个神秘的家族一直生活在“魔地狱”中,并发展到现在。

    “就算你是‘魔地狱’中的鬼帅,又能怎么样呢?你也只不过比我们少一张脸,有什么了不起的?”圆月毕竟不是普通女孩,她的信心与胆量自然要大的多。
    “我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我曾经打败过伤离别,你信吗?”
    “不信。这个世界上好象还没有可以打败伤离别的人!”圆月见过伤离别的身手,那确实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如果不是我打败了他,十五年前你能逃回‘魔界’吗?”斩的声音很冷,冷得就像寒冬的风。
    “十五年前你就已来到地球了吗?”圆月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个人并不陌生,他们曾经见过面,而且还不止一次。
     斩并没有回答圆月。一缕阳光刺透树冠的阴影照在他的手上,那是一双古怪的手,一双血手。
    圆月看到了那双手,一丝恐惧在她的心中跳跃。她并没有忘记这双手,也没有忘记自己是如何艰难的两次逃脱这双手的追杀的。
    伤离别,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魔地狱”的鬼帅?

    红光闪过,圆月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可是她的手中多了一件东西,一张薄薄的面具。
    斩的反应很快,就在圆月出其不意的摘下他脸上的面具时,他不但很快的重创了圆月,而且还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你不用挡了,我已经知道你就是伤离别!”虽然斩挡的很快,但圆月还是看见了一双冷冷的略带点忧伤的眼睛。
    “是吗?也许是你错了!”人影一闪,斩已没入灿烂的阳光中消失了。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圆月也怀疑自己的眼睛,因为这几天来她受的惊吓实在是太多了。
    晨风吹动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仿佛是在向人们诉说它的寂寞与痛苦。 

     沈错站在小街中的某一个角落里,静静的看着不远处慢跑着的一对姐妹。
他不敢靠近她们,并不是不愿意,只是怕他会把不幸传染给她们。其实,命运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信它的人一生都充满不幸,不信它的人却永远快乐。 

    “为什么不告诉她你不能成为她的朋友,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等?” 小刀喜欢做事果断的男孩。
    “如果你喜欢的女孩对你说你们不能做朋友,而且不告诉你理由,你会怎么想呢?”沈错总是把忧伤留给自己,把快乐送给别人。
    “这没什么,世上的女孩那么多,再找一个就是啦!”小刀漫不在乎的说。
    “你当然可以这么想,因为你本就是一个‘花心’的人,可是像她那样的女孩就只会伤心、流泪,你想我真的忍心伤害她吗?”
    “你不会。我知道你和我不一样,你是个感情专一的人。我却很多情,多情的人总是很容易忘记悲伤。”
    “‘多情自古空余恨’,你如何明白这世上为情所伤的痴情人又有多少!”
    “算了,这些话我们已经争论过多次都没有结果,何必再继续下去呢!对了,你为什么要让她这样等下去?难道你真的不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吗?”小刀喜欢浪漫的爱情故事,却不喜欢那里面的淡淡的忧伤。 
    “等,并不只是一种惩罚,而且还是一种浪漫。你知不知道,有很多事情的美好总是在拥有之前的那段等待的时间,而不是在得到之后的空虚岁月,对吗?”沈错也曾经历过很多‘起落’,也曾为爱等候。
 
    小刀默默的点点头,他知道沈错说的那种感觉,因为每个人都有过一两次这样的感受。
    “爱并不是一种惩罚,我不能用它去伤害任何人,尤其是那些真心喜欢我的女孩。”
    “谁说你不多情?你简直是一个大情圣!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孤独、忧伤的生活,你本可以活得更快乐一些?” “情到最后难免会变成伤害,我拒绝那些女孩,是不想伤害自己,更不想伤害她们。”
    “难道这样还不算伤害自己吗?” 风,吹散悲伤,吹痛百感交集的心。不知从何时起,沈错发现自己变了。原来那种可以淡漠一切的心情没有了,剩下的只有一种无可奈何的伤悲和一颗受伤的心。
    “经历过了许多事情,本以为可以在人群中把自己的情感隐藏在冰冷的容颜下,没想到还是无法摆脱情感这张网。”沈错伫立在瑟瑟的秋风中,静静的想。 

    “沈错,好久不见了,你好吗?”一个女孩慢慢走到沈错的背后,轻轻的说。
    沈错转过身,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孩,一张陌生的脸。
    “怎么?你不认识我啦,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难道你真的认不出我了吗?”女孩有一张温柔的脸,脸上有一双美丽的就像一弯新月的眼睛。
    “也许我的脑子真的出了毛病,我实在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沈错确实见过一双类似的眼睛,但绝不会是这双。女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错的眼睛,那双眼睛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沈错心慌意乱。
    快风如刀,斩乱情丝,斩断尘缘。

    一丝红线在风中摇摆,如狂蛇乱舞,最终幻化成一朵美丽、凄艳的花。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女孩吃惊的看着沈错,好象已经忘记了穿胸而过的那把奇形怪状的剑。
    “我虽然不相信世上有神仙,但我知道有种令人作呕的生物可以变幻自己的身体,以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沈错眼中有悲伤,悲哀如落叶、残花。
    “你认为我就是你所说的那种生物啦?”女孩悲伤的看着沈错,那种眼神也可以杀死人。
    “难道不是吗?”
    “如果是你错了,你怎么办?”
    “错就错了,那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是沈错。”沈错用力抽出那把剑,让鲜血喷在他的脸上、身上。
    女孩的脸在血雾中变幻,最终还原成一个丑陋的外星生物。
 
    “生命本是高贵的,你为什么要为这么丑陋的一个目的而葬送性命呢?”小刀没有说错,沈错有时是有些冷酷,但大多时候还是很多愁善感的。
    血雾散尽,那具丑陋的残尸突然燃烧起来,最终灰飞烟散。

     沈错有种感觉,有个拥有很重的杀气的人就在附近,而且这个身上的杀气是他非常熟悉的。
    沈错的感觉没有错,因为伤离别此时此刻就在离他不远的一条小街中漫步。 
     伤离别有很多地方与沈错很像,他们同样的孤独、忧伤,同样喜欢一个人漫步在街中。
    一双脚突然出现在伤离别的眼前,那是一双女人的脚。
    伤离别抬起头,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女孩。 

    “你好!还记得我吗?我们曾经见过一面!”这个女孩很像梦冰,可是她的眼中有一丝诡异的眼神在闪动。
    “记得!”伤离别有种感觉,他将面临一场生死考验。
    “既然你认识我,为什么还用那么冷酷的目光看着我?”
     “因为有个人将要死去!”伤离别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很像沈错眼中的那种悲伤眼神。
    “死?谁会死,为什么要死?”
    “你!”伤离别眼中的杀气浓如秋风,要扫尽一切生命。
    一道立闪般的剑光划过,女孩在剑光中变幻。 

    “伤离别果然不简单,居然让你给看破了!”女孩的脸消失了,换成了一张奇怪的脸,一张像镜子一样可以映出人影的脸。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算我?”伤离别的心中有一种许久未曾有过的感觉——恐惧。
    “斩!”
    “斩?传说中‘魔地狱’的鬼帅?”
    “我不是鬼帅,因为我不是鬼。为什么你们总要叫我鬼帅?”斩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因为你使很多人变成了鬼,有很多人也想把你变成鬼!”伤离别理解斩的心情,因为他也有那种同样的无奈。
“    你是不是也想把我变成鬼?”
    “是!” 火光一闪,一团烟雾围住了斩。
 
    烟雾散去,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伤离别独自一个人站在风中。
    “不管你是谁,下一次我们再相遇,你我之中必将有一个人会死去,这也许就是天意!”伤离别的眼中没有泪,却有情。
     人影一闪,伤离别如残花化入风尘般在空气中消失了。






---此回复由远山如黛在2005-12-12 16:31:01编辑
1楼(TOP)

左手天堂,右手地狱,我是逆风天使,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逆风天使 帅哥

等级: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93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1870 
金钱 3290
经验 16
在线 0天8小时27分
来自
注册 05/12/10 16:03:20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5/12/12 11:47:25
Re:
初来贵地,献丑啦
2楼(TOP)

左手天堂,右手地狱,我是逆风天使,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远山如黛 美女

论坛精英勋章 最高荣誉勋章 开坛版主 核心成员 元老勋章 重大贡献 原创先锋 论坛先锋 论坛美女 激 情四射
等级:钻石元老
等级 钻石元老
头衔
身份 荣誉副酋长
发帖 556 
精华 6
点券 75910 
积分 9228 
金钱 39412
经验 1264
在线 5天3小时12分
来自 江苏南通
注册 05/10/15 0:48:58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5/12/12 15:15:58
Re:

    欢迎逆风天使的到来!嘿嘿!风速强劲呢!俺先抢个沙发坐下。对了,逆风兄,俺也是天使呢,把你博客里的美文都搬过来吧,还有你的天使部落里的朋友都给叫来,天使嘛,本该风云际会,青春论坛就是最适宜天使翱翔的天庭花园!

3楼(TOP)

   逆风天使 帅哥

等级: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93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1870 
金钱 3290
经验 16
在线 0天8小时27分
来自
注册 05/12/10 16:03:20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5/12/12 15:30:52
Re:
当然没有问题啦,相信这里人气马上就会提升的
4楼(TOP)

左手天堂,右手地狱,我是逆风天使,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远山如黛 美女

论坛精英勋章 最高荣誉勋章 开坛版主 核心成员 元老勋章 重大贡献 原创先锋 论坛先锋 论坛美女 激 情四射
等级:钻石元老
等级 钻石元老
头衔
身份 荣誉副酋长
发帖 556 
精华 6
点券 75910 
积分 9228 
金钱 39412
经验 1264
在线 5天3小时12分
来自 江苏南通
注册 05/10/15 0:48:58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5/12/12 17:19:14
Re:


    “笔力雄健,骨气奇高。”逆风天使的到来给青春部落输送来新鲜血液!从高山流水般叠宕起伏的描述中,使人感受到一股粉红诡异的魔风正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那刀光剑影的腥风血雨如一朵朵烂漫的残花渐渐幻化于无形中。我在一边编辑一边看贴的同时,竟至辨不清自己身临何境,忽然耳朵里哨起众魔头震耳欲聋的追杀声……许久许久,“
一丝红线在风中摇摆,如狂蛇乱舞,最终幻化成一朵美丽、凄艳的花。”


    我终于逃过了一劫。不过,这让我在每天的晨跑中,必定四处寻觅合欢树的影子里有没有暗藏一双忧郁的眼睛,如果有,我会坦然迎接
“穿胸而过的那把奇形怪状的剑”。

 

5楼(TOP)

   衣袂飞扬 美女

最高荣誉勋章
等级:炉火纯青
等级 炉火纯青
头衔
月光仙子
身份 版主
发帖 2918 
精华 12
点券 634060 
积分 52625 
金钱 152454
经验 12576
在线 49天1小时3分
来自
注册 05/12/6 14:20:50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5/12/12 22:15:27
Re:
    仅两天不见,论坛就杀出了几匹黑马,且实力雄劲,出手不凡!

    论坛的变化真是日新月异,令人惊喜!

    除了欢迎,更多的是感谢!  要知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现在论坛还处在起步时期,大家的支持和厚爱是多么的可贵!
6楼(TOP)

一份淡定 几许轻扬
   逆风天使 帅哥

等级: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93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1870 
金钱 3290
经验 16
在线 0天8小时27分
来自
注册 05/12/10 16:03:20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5/12/13 9:47:23
Re:
谢谢两位版主MM的夸讲,受之有愧,献丑啦
7楼(TOP)

左手天堂,右手地狱,我是逆风天使,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飞天扫帚上的小女巫 美女

等级: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46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680 
金钱 730
经验 9
在线 0天8小时26分
来自
注册 06/1/16 15:03:51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6/2/6 19:00:43
Re:
颇有古大侠风范!
我喜欢!
8楼(TOP)

   逆风天使 帅哥

等级: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93 
精华 1
点券 0 
积分 1870 
金钱 3290
经验 16
在线 0天8小时27分
来自
注册 05/12/10 16:03:20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06/4/4 17:12:23
Re:

谢谢

9楼(TOP)

左手天堂,右手地狱,我是逆风天使,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jjy1029 美女

等级:铜牌会员
等级 铜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9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340 
金钱 1130
经验 230
在线 0天0小时14分
来自
注册 13/9/18 14:16:22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9/18 14:21:04
Re:
家住天后庙道。那时候哈尔滨男科医院哪家好,我不知道,我们虽然是好同学,却有很大的距离。光蕙不喜欢青荷,也许是她对这种距离,比我敏感。数年前,有一个男人哈尔滨最好的男科追她,人不错,她就是不喜欢。后来我才知道,他住在屯门。对她来说,嫁去屯门太不光彩,最低限度,也要嫁入跑马地!宋小绵长得比较瘦小,八百多度近视,除了打排球时显得非常勇猛,哈医大一院网上挂号其余时间都很斯文。她父母在西营盆经营一间云吞面店。小绵的父母都很沉默,尤其她母亲,是个很干净骨子的女人。她很会为儿女安排生活和朋友。我看得出她最喜欢小绵跟青荷和欣平来往,她很想把自己的女儿推向哈尔滨男性病上层社会。韦丽丽住在铜锣湾,我上过她的家多次。一次,她母亲刚好回来,我简直不相信那是她的母亲。韦丽丽的母亲长得年轻漂亮,衣着摩登,她有一头浓密的曲发,丽丽的头发也是遗传自她,哈尔滨男性病医院但丽丽的象一块茶饼,她却象芭比娃娃。她和丽丽同样拥有高佻身段,笑容灿烂迷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丽丽的父亲。怎么说呢?她的家,当时是连一点男人的痕迹都没有的。没有父母亲合照,没有全家福哈尔滨男性专科,没有男人拖鞋。浴室里,也没有属于男人的东西。夏天来了,泳池开放,邓初发也回来了。朱迪之再次穿起那件性感的泳衣,已不是露出一排肋骨,而是露出深陷的乳沟。我不明白迪之为什么会看上邓初发,他不过泳术很出色而已,而且据说是两届渡海泳冠军。他的蝶式游得很好。”迪之说。 陕西省皮肤病防治所怎么样 “喜欢一个男人,就因为他的蝶式游得好?”我惊叹“就是这么简单,爱情何需太复杂呢?”迪之说。“我认为爱情应该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我说。“程韵,你将来要爱上什么男人?”迪之问我。“我不知道,总之不是一个只是蝶泳游得好的男人,也不是去参加渡海泳,跟垃圾和粪便一起游泳的傻瓜。西安皮肤病医院那里好”“我知道邓初发打算参加下个月举行的渡海泳。”迪之说,“我准备跟他一起参加,这是一个接近他的好机会。”“二十五公尺你都力有不逮,还说渡海泳?”我已经决定了!我们一起参加。
10楼(TOP)

   jiangxue234 保密

等级:银牌会员
等级 银牌会员
头衔
身份 会员
发帖 73 
精华 0
点券 0 
积分 1965 
金钱 2000
经验 1100
在线 0天1小时26分
来自
注册 13/9/18 15:08:03
加为好友 引用内容 回复主题
13/9/18 15:28:09
Re:
她这么斯斯文文的斟一杯茶,登使张翠山满腔怒火发作不出来,西安治疗狐臭的医院有哪些只得欠身道:“多谢。”那少女见他全身衣履尽湿,说道:“舟中尚有衣衫,春寒料峭,张五侠到后梢换一换吧。”张翠山摇头道:“不用。”当下暗运内力,一股暖气从丹田升了起来西安治疗狐臭的医院有哪些,全身滚热,衣服上的水气渐渐散发。那少女道:“武当派内功甲于武林,小妹请张五侠更衣,真是井底之见了。”张翠山道:“姑娘是何宗何派,可能见示么?”那少女听了他这句话,眼望窗外,眉间登时罩上张翠山见她神色似有重忧,倒也不便苦苦相逼大连肿瘤医院,但过了一会,忍不住又问:“我俞三哥到底是何人所伤,姑娘可能见示么?”那少女道:“不单是都大锦走了眼,其实我也上了当。我早该想到武当七侠英姿飒爽,怎会是如此险鸷粗鲁的人物。”张翠山听她不答自己问话,却说到“英姿飒爽”四字,显是当面赞赏自己的丰采,西安治疗腋臭最好医院心头怦的一跳,脸上微微发烧,却不明白她说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那少女叹了口气,突然卷起左手衣袖,露出白玉般的手臂来,张翠山急忙低下了头,不敢观看。那少女道:“你认得这暗器么?”张翠山听她说到“暗器”两字,这才抬头,只见她左手臂上钉着三枚小小的黑色钢镖。她肤白如雪,那三枚钢镖尾部均作梅花形,钢镖上只不过一寸半长陕西省皮肤病防治所,却有寸许深入肉里,张翠山大吃一惊,霍地站起,叫道:“这是少林派的梅花镖,怎——怎地是黑色的?”那少女道:“不错,是少林派的梅花镖,镖上喂得有毒药。”她晶莹洁白的手臂上钉了这三枚小镖。烛光之下看来,又是艳丽动人,又是诡秘可怖,便如雪白的宣纸上用黑墨点了三点。张翠山道:“少林派是名门正派,暗器上决计不许喂毒百度手机推广,但这梅花小镖除了少林子弟之外,却没听说还有那一派的人物会使。”那少女道:“这事我也好生奇怪,正如尊师所云,捏断令师兄四肢筋骨的,便是少林寺的绝技‘金刚指’手法。”张翠山更是奇怪,心道:“师父在武当山上说这几句话,除了自己师兄弟外,并无外人在座,怎地她也知道了?”忙问:“姑娘遇到我二师哥俞莲舟和七师弟莫声谷了?”那少女摇头道:“除了在武当山见过一面,百度手机推广此后没再见到。”张翠山大奇,道:“姑娘到过我武当山,怎地我不知情?——咦,姑娘中镖有多久了?快些设法解毒要紧。”说这些话时,那少女心中感激,道:“中镖已二十余日,
11楼(TOP)

中国青春部落【红尘网事】(小说 剧本)
 
相关信息 类型: 普通 排序: 普通 状态: 正常 功能:
  快速回复
 Html支持:是
 显示签名
 给楼主发消息通知此帖已回复
表情
更多表情...
回复标题:
插入表情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设计]  [代码] [+]  [-]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4894号 

辽ICP备140013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