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街,那张靠窗的桌(此文只献给天下懂得真爱的人。)
楼主
关捷 2012-05-29 09:05:06

云镇的老街,它有多老?剑尘听人说,宋代就有了。

剑尘走进街口,第一眼看到的,是1969年深秋:他那扫街的父母,还有挥着扫把,跑在他们两人前面的阿巧。

那年秋天,剑尘随下放的父母从上海来到这里,父母的工作就是清扫这条老街。街的两旁,是飞檐翘角的赣派古民居。一条青石板铺就的路,一直延伸到前面不远处的柳江。

剑尘的父母,每天早早起来,要把老街清扫干净。全镇的人都觉奇怪,上海来的教授怎么变成了清扫工?可是,谁也不敢问。

有天早晨,一个穿蓝花布衫系红绫子的小姑娘出现了。她挥动扫把清扫路面,一边扫,还一边不时地回头冲剑尘的父母微笑。

剑尘问邻家的张阿婆这个小姑娘是谁?张阿婆说:“那是阿巧呀。他们家卖馄饨,叫王一担的。”

剑尘想起来了,每天天未亮,就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馄饨!馄饨!”清晨的云镇,在这叫卖声中缓缓睁开眼睛。每当这时候,剑尘就知道该起床了。原来,这走街串巷卖馄饨的男人,就是阿巧的父亲。

那年剑尘13岁,正读五年级,本来他坚持要去帮父母扫街的,可是父母说:“不要,你到了学校人家会笑话你的。”     

剑尘只好每天流着眼泪,看父母在街上躬着身子的背影。

那天早晨,那个剑尘要纪念一生的早晨。他在上学的路上,那条他铭记了30多年的青石板铺成的小路,遇到了阿巧。

这是剑尘今生看到的最纯美的一张面孔。圆圆的,俏俏的,红润中透着江南的水灵。阿巧黑黑的大眼睛眨了眨,然后,好奇地看着他。那双大眼睛里,好像藏着好多好多乖巧的话儿。

阿巧歪着头看看他,开口了:“你一定是剑尘哥哥!”

剑尘点点头。

“我听叔叔阿姨说起过你。剑尘哥哥,叔叔阿姨不大会扫地,有一回还挨了骂。我每天都要教他们扫,不然他们又要挨骂了。”说这话时,阿巧有点伤心。可是,伤心很快被她打发走了,因为她是属于快乐的。接下来的,剑尘仍然记得,阿巧问他:“哥,你多大了?”

剑尘告诉了她。

阿巧眨巴着眼睛算了一下,说:“剑尘哥哥,你比我大5岁,我没有哥哥,那几个坏小子老是欺负我,你做我哥哥行吗?”

那样一双清亮透彻的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剑尘,他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他再次点了头。

“真的?!你答应了?哥!”阿巧惊喜地跳了起来,“我有哥了!”

后来,他们成了最好的兄妹。他们一起上山,阿巧教剑尘寻鸟蛋,教他挖野菜。剑尘呢,教她认字,教她说上海话。记忆当中,好像他帮阿巧打过几回架,吓跑了那些欺负她的野小子。

自从有了哥哥,阿巧就粘上了剑尘。每日早早起床,帮剑尘父母扫完大街,就在剑尘家门口等着和哥哥一起去学校。剑尘每天早晨一开门,迎接他的,就是那张冲着他甜甜笑着的小脸。那时的他,刚从上海来,又是人人瞧不起的“狗崽子”,整日里被白眼和冷漠包围着。这张甜甜的小脸,成了他心中唯一的温暖。

可是,有一天早晨,剑尘开门,没见到那张迎接他的笑脸。他心下疑惑,阿巧怎么了?家里有事?生病了?他站在门口等了许久,也不见阿巧来,只好自己去了学校。

傍晚,剑尘放学回来,走进老街的街口。空旷的街尾那儿,阿巧正孤零零地站在夕阳的余晖里,影子呆呆地映在青石板路上。他急忙跑过去,问阿巧,你怎么了,今天为什么不去上学?

阿巧哭了。

“哥,妈妈生了弟弟,爸爸说,家里没钱送我上学了,我再也不能上学了!”

这件事情太大了,大到剑尘也解决不了。他只能掏出手绢,给阿巧擦泪。可是,阿巧的泪越擦越多。最后,剑尘看着阿巧无助地走了,夕阳把她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

晚上,剑尘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第二天,他找到阿巧,告诉她,他每天放学回家,可以帮她补习功课。听剑尘这样说,阿巧原本满是忧愁的双眼,重新有了欢喜。

从那天起,阿巧白天在家帮父母做家事,晚饭后,就到剑尘家来,让哥哥给她上课。

那时,兄妹俩会经常在晚间,趴在窗口去看天上的繁星。他们数着星星,猜着星星,说着种种关于星星的话。

有一天晚上,阿巧指着最亮的一颗说:“哥,那颗星星上有人吗?”

剑尘说:“这我可不知道。”

阿巧说:“我说有。那上面有个阿巧,还有个哥哥,他们也正在窗口看我们呢。哥,你给我讲讲他们俩的故事吧。”

剑尘被她奇妙的想像逗笑了,于是,就闭着眼睛说:“是的,那颗星星上也有个哥,也有个阿巧。那个阿巧呀,正在欺负她哥,逼着她哥给她讲故事……”阿巧听了,就咯咯地笑,一面用小拳头捶打剑尘的背。那个情景呀,剑尘现在想起来心里特别温软。

1971年春日的一天,阿巧来到剑尘家,坐在阁楼上,写剑尘给她布置的作业。记得那天外面飘着小雨,楼下伸向江边的青石板路,幽幽地闪着亮光,几瓣散落在上面的杏花,诉说着对寂寞的不甘和对生趣的向往。

街对面,是一个做糖果糕饼的百年老店。店面不大,有一种芝麻杂糖,是云镇的孩子们一提起来就要流口水的。这种糖,是用一个长柄木槌,将和了芝麻的糖浆砸成薄薄的糖饼,再上灶烤制,顿时,甜丝丝的香气便缭绕了整个小镇。

阿巧写完作业,望着窗外有点发呆。

这时,木槌砸打糖饼的“砰砰”声有节奏地传来,阿巧舔了舔嘴唇,说:“哥,我要吃芝麻糖!”

剑尘听了,说句“小馋猫儿”,就飞跑到楼下,过街,买了一包糖。然后,飞跑回来,边跑边举着手里的糖袋,朝阿巧摇晃着。上楼了,他把糖递给阿巧。

阿巧不接,翘着小嘴儿说:“我要哥喂!”

那是他们相识的两年后,剑尘15岁,阿巧10岁。

剑尘无奈地笑笑,从袋子里取出糖,掰了一块,放在阿巧张开的嘴里。然后说:“你就知道欺负我。”

阿巧得意地摇着头,香香地嚼着糖,说:“哥喂的糖,就是好吃嘛”

吃完糖,她突然问:“哥,我看到叔叔阿姨结婚的照片了,阿姨穿的那件像云彩织成的长裙子,真好看哪!”

  剑尘笑道:“傻丫头,那叫婚纱。”

 “噢,婚纱,婚纱……”阿巧喃喃地说着,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她又突然问:“哥,我长大出嫁的时候,你能送我一件那样的婚纱吗?”

 剑尘刮刮她的鼻子:“阿巧,你不羞呀?”

 阿巧脸红了。可她还是说:“我就要哥给我买!”

 剑尘含笑点点头。

 1973年夏,剑尘和父母回上海了。

 临走那天早晨,剑尘一开门,看见门口放着一只竹篮子,里面放了三大碗馄饨。盒子里有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哥,我不送你了,你和叔叔阿姨吃了馄饨就回上海吧。哥,你要记着我,记得有一天回来给我买芝麻糖,记得送我婚纱……”

 剑尘拿着这个纸条,跑到阿巧家,阿巧的妈妈说:“一大早就出去了,她哭了一宿,枕头都湿透了。”剑尘听了,心很疼。他和阿巧的爸爸妈妈做了简单的告别,走了。上车的时候,他选了最后一排座坐下,趴在车的后窗,他想看到阿巧能够跑来,可是,他看到的只是渐渐模糊的云镇。

 分手后,两人通了三年信。后来,剑尘再写信时,就没有了回信。再后来,剑尘读大学、留学、回国、结婚。这么多年来,在梦中,阿巧那双清亮透彻的眼睛,时不时冲着他忽闪着。可是他找不到阿巧,他是多么想找到那个小妹妹呀!

 剑尘要告诉阿巧,在那些苦难的岁月里,只有妹妹,才是他、是他父母的全部阳光。他想和她一起重温那些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他们一起说过的那些纯真的话。他想给她买芝麻杂糖,他要兑现自己的诺言,送她一袭婚纱,他想亲手给她穿上,挽着她走到父母面前,让云镇的孩子们把花雨泼洒到他们的头上。他知道,这也是阿巧最想要的。

 他曾回过几次云镇,可当年的小伙伴们都说,卖馄饨的王一担家早搬走了,但搬到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

 2009年春天,剑尘要到南昌参加一个婚纱设计大赛。见时间充裕,他带着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坐火车绕道来到了云镇,来到了他曾住过的老街。房子还是那座房子,只是木板和墙壁重新上漆翻新了。他突然发现,这里开了间馄饨店,店招上写着三个大字:王一担!

 剑尘的心“怦怦”地跳了。王一担?阿巧?这几个字交替着在他脑海里盘旋。他强迫自己冷静,不过一个店名,也许只是巧合,有人用了这个店名而已。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走进了馄饨店。

 店门口,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一个奇特的店规:上海人就餐,打八折;上海静安区的人就餐,打五折。

 剑尘的心再次“怦怦”地跳了:如果不是阿巧,谁会定下这样的店规?

 “叔叔,你要吃馄饨吗?”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剑尘回过头,他呆住了。眼前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圆圆的、俏俏的脸,清亮透彻的眼睛,疑惑地望着他,分明就是阿巧!一时间,剑尘觉得有些恍惚。

 “叔叔,下面客满了,您请上楼吧!”小女孩热情地说着,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楼梯。

 这楼梯,剑尘太熟悉了,那些年,他每天从这里上上下下。后来,阿巧每天来家里上课,都要上楼做作业。

 剑尘跟着小女孩,一步步登上楼梯。踏击楼板的“咚咚”声,每一下都沉沉地敲在他的心上。上得楼来,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张靠窗的桌子,还像当年那样摆着。桌上,放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两个字:留座!

 他的心像被什么使劲揪了一下,生疼!半晌,他俯下身子,抚摸那张桌子,手指不停地颤抖。

 “哥,你说那颗星星上有人吗?”

 “哥,我要吃芝麻糖!”

 “哥,你能送我一件婚纱吗?”

 剑尘又听到了阿巧的声音,那样的真切。

 泪水,一下子模糊了他的视线。

 “叔叔,这边坐!”小姑娘走到旁边的桌旁,对剑尘说。

 剑尘没有说话,在那张靠窗的桌边坐了下来。

 “叔叔,那张桌子,妈妈说是留给一位特殊客人的,不可以坐的!你要是坐了,妈妈要骂我的!”小姑娘有些急了。

 剑尘抬起头,冲小姑娘笑了笑,说:“放心,叔叔坐在这里,妈妈不会骂你的!”

 “可是……”小姑娘刚要说什么,眼睛却看向了一边,神情有些紧张:“妈妈!”

  剑尘猛然回头,一个中年女人站在楼梯口,显然,她听到了他和小姑娘的对话。女人怔怔地看着他,良久,她开口了:“……剑尘哥?”

 剑尘点点头。

 “哥……”女人的声音哽咽了。

 小姑娘可能猜到了,眼前这位叔叔,就是妈妈说的那位特殊客人。她懂事地下楼了。阿巧走了过来,默默地在剑尘对面,那个当年阿巧写作业的位置坐了下来。

 三十多年的风雨,染白了剑尘的双鬓,憔悴了阿巧的面容。但是,他们的眼睛没有变,四目相对时,两人从彼此的眼里,认出了当年的对方。因为那里面,埋藏着只有他俩能读懂的东西,那是一种情愫,一种坚守,一种不会被尘俗侵蚀的理想。

 此刻,那个丢失了30多年的老街上的最爱,就坐在自己的对面,他们就那样相互凝视着,泪光从他们心底浮了出来。

 阿巧说,分手那天,她不敢去送他,她早早起床,煮了三碗馄饨放在剑尘家的门口,就跑到公共汽车站对面的树林里。她看到他上了汽车,看到他隔着车窗回望云镇,看到载着他的汽车被烟尘盖住,她搂着一棵小树,哭了好久好久……

 后来,家搬了,与剑尘哥失去了联系。阿巧想,再见哥哥的唯一办法,就是考上上海的大学,到那里去找他。她哀求父母让她去上学,她保证不耽误家里的事情。善良的父母被女儿的伤心和执着打动,答应了她的要求。

 如愿以偿,阿巧考进了上海商学院。报到那天,她按照剑尘留下的地址,先去了静安区那个弄堂,然而,那里已经看不到剑尘所说的石库门房子,而是一片林立的大厦。

 阿巧像疯了一样,见人就问:认识剑尘吗?

 终于有个人说:“剑尘大学毕业出国了,听说学的是服装设计。他的父母不知搬到哪里去了……”

 阿巧毕业后,分配在上海一所学校工作。

 剑尘哪里想得到,当他四处打探她消息的那几年,她与自己竟然同住在一座城市里面。

 漂亮的阿巧,身边自然少不了追求者,但她一概拒绝。直到10多年前,在母亲以死相逼下,她和同校一个老师结了婚。

 老师很好,很善良,但阿巧就是爱不起来。终于,老师和一位女同事好了,阿巧没哭没闹,默默地给了他自由。然后,她辞了职,重回云镇,卖了父母留给她的房子,把剑尘家当年住过的房子盘了过来,挂出了自家的字号“王一担”,开了馄饨馆。

 时光顾自流去。白天,阿巧忙着店里的事情,晚上客人散去,她就独自坐在二楼那张靠窗的桌前,望着窗外想着心事。

 街对面那家老店还在,“砰!砰!”听着那木槌捶打芝麻杂糖的声音,阿巧的思绪总要飘回逝去的岁月里,剑尘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中糖袋的样子,那么清晰,仿佛就在眼前。那糖的味道依旧香香甜甜地弥漫着整条老街。然而,剑尘走后的这些年,阿巧再也没有吃过。

 在那张靠窗的桌上,阿巧放了块“留座”的木牌。性格温顺的她,只对客人发过一次火,因为那位客人坐了这张桌子。认识她的人都被她吓着了,再来店里,都不坐这张桌子。

 剑尘听着阿巧的讲述,转过头去看窗外,他不愿阿巧看到自己的泪。

 天已经黑尽,沿街店铺的红灯笼次第亮起。外面下起了小雨,如当年的雨一样。阿巧轻声说:“哥,给我买包糖吧?”

 剑尘站起身,走下楼。阿巧望着剑尘走过被雨打湿的石板路,那路,一如当年,幽幽地发着亮光。

 剑尘走到对面糕点铺前,掏出钱,买了糖,往回走。他的脚步,不似当年蹦蹦跳跳,而是稳健地穿过斜斜的雨丝。抬头见阿巧在望着他,他冲她扬了扬手里的糖袋。

 剑尘坐回桌旁,打开糖袋,掰了一块,正要递到阿巧嘴边,手到半途,突然停住了。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阿巧笑了一下,剑尘看得出来,那笑里,有着太多的无奈。

 阿巧伸出手,从剑尘停在那里的手中,接过那片糖,放进自己嘴里。她闭上了眼睛,慢慢咀嚼着。剑尘看到,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滚落……

 很晚了,阿巧突然意识到,剑尘还没吃饭呢。她起身,对剑尘说:“哥,你坐会儿,我去给你煮碗馄饨。”

 阿巧煮好馄饨,端上楼来。剑尘已经不在那里了。

 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皮包。阿巧颤抖着手,打开那个皮包,她愣了:那是一件美丽的婚纱,美得像白天鹅的羽翼。

 阿巧小心翼翼地取出来,她的手指一松,竟抖出满室雪色的光。那蕾丝婚纱柔软如天鹅绒,阿巧的脸贴在上面,轻轻地摩挲着。忽然,一张纸条飘落了下来,纸条上写着这样一行字:

 “阿巧,这是哥这辈子最得意的作品,送给你!哥答应过要送给你一件婚纱,哥也曾想亲手给你披上,可是……对不起,哥来得太晚了……”


编辑 收藏 举报 主题管理
分享
Re:
2楼
志摩的眼眸 2012-05-29 09:22:21
关捷 8:39:17 
你在看?
志摩的眼眸 8:39:20 

关捷 8:39:24 
我已流泪
志摩的眼眸 8:39:41 
是小说还是纪实?
志摩的眼眸 8:39:48 
很纯
志摩的眼眸 8:39:50 
很美
关捷 8:39:55 
都有
志摩的眼眸 8:43:38 
我的眼眶也湿了!
关捷 8:44:16 
前年情人节发在晚报上,好多人哭着我给打电话。
关捷 8:44:26 
发了整整一块版
关捷 8:44:39 
那天我出差,在车上电话不断。
关捷 8:44:58 
说明,人们心底有美的渴求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3楼
实话实说 2012-05-29 10:49:22
流泪,为世间所有纯美的感情!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4楼
锈 才 2012-06-01 22:38:42
这年月何有真爱了?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5楼
情何以堪 2012-09-18 04:57:21
心在滴血!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6楼
zab3eb 2012-11-20 00:11:24
现在的世界那里还有真爱的啊!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Re:
7楼
tong2001 2013-05-31 17:45:20
<a href="http://www.bdfyy999.com/bdf/zhongkedongtai/zhongkexinwen/96500.html" title="小雪为我院刘云涛画像 中科"target="_blank" style="color:#4C4C4C; text-decoration:none; font-size:14px;">小雪为我院刘云涛画像 中科 </a>
编辑 回复此楼 举报 帖子管理
快速回复: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4894号 

辽ICP备14001340号-3